■ 圖為法官徐富銀上門看望徐蘭英 劉寧 攝本報記者 江躍中 通訊員 王俊莎
  19年前,朋友委托徐蘭英的丈夫洪先生在上海買房,誰知房子沒買成,價值10萬元人民幣的日元、美元等買房款被洪先生做生意打了水漂。
  丈夫去世後,方知債務真相的徐蘭英千方百計找到債主,承諾“哪怕把我住的房子賣掉,也要儘快還清債務。”原本已對拿回這筆錢不抱希望的債主驚喜萬分。
  兩年來,徐蘭英吃便宜飯菜,住地下室旅館,穿小姐妹送的衣服,每個季度按時還款。去年11月,終於把16萬元的債務和利息全部還給了債主,一諾千金變成了現實。
  閘北區法院執行局法官徐富銀一行上周五專程來到楊浦區鳳城一村,看望暫住此地的70歲老人徐蘭英。“徐阿婆啊,祝你元宵節快樂,生活方面有什麼困難,需要我們幫助解決嗎?”徐富銀握著徐蘭英的手噓寒問暖。徐蘭英擺擺手說:“沒有沒有,就是患心臟病還是要天天吃藥。不過啊,自從把16萬元的債務徹底還掉後,感覺心情輕鬆多了,活著也踏實了。”
  法院傳票“泄露天機”
  “徐阿婆的誠信,價值遠遠高於債務本身!”法官徐富銀說起這幾年徐蘭英為償還債務四處奔走,感慨不已,他說:“我做執行法官20多年,債務人主動找債權人要求儘快還債,是第一次碰到。”
  歲月翻回到1994年,徐蘭英和魏女士都還剛年屆五旬,魏女士委托徐蘭英的丈夫洪先生在上海購買房子的10萬元,被洪先生用在了做生意上。魏女士多次催討這筆債務未果,於1998年將洪先生告上法庭,要求連本帶息歸還欠款,閘北區法院最終判決支持魏女士的訴請。
  然而,洪先生名下除與徐蘭英共有一間住房外,並無其他財產可供執行,法院只得依法裁定中止執行。魏女士曾幾次申請恢復執行,仍沒有下文。2009年,洪先生因病去世,當得知承辦此案的法官也突發疾病離開人世後,魏女士對拿回這筆錢款死了心。
  “我是在丈夫去世時,看到法院的傳票才得知他還有債務的,當時簡直驚獃了。”徐阿婆說,因為丈夫從來沒有提起過這件事,她並不知道丈夫到底欠了別人多少錢,但她明白,欠債還錢天經地義,丈夫的債務,她有責任幫助償清。“這輩子我沒欠過別人什麼,這錢無論如何也要還!”
  歷經數年尋找債主
  丈夫去世後,文化程度不高的徐蘭英按照以前的地址,請人給魏女士家先後寫了兩封信,詢問欠款的數額等相關問題,可信件寄出後一直石沉大海。魏女士早年曾去四川支內,現身在何處實難知曉。
  徐蘭英又去了一趟當地的派出所,仍無收穫。她並未灰心,又兩次跑到魏女士以前居住的居委會查詢。為了省點路費,十幾公里的路,徐蘭英都是徒步來回,可惜依舊沒有半點消息。
  有小姐妹勸徐蘭英:“你老公死了,對方也找不到了,你傻呀,還要去還錢?”徐蘭英的回答很乾脆:“這錢不還,我心不安。再難找我也要找到她。”
  2011年,徐蘭英又兩度來到閘北區法院打聽魏女士的下落,要求代夫還款。欠債的主動找債主還錢?接手這起案件執行工作的法官徐富銀大受感動,他決定幫助徐蘭英實現心愿。徐富銀多次前往市公安局查找,“失蹤”的魏女士被“現身”時,萬萬沒有想到,有人為了還債,找了她幾年。
  生怕意外賣房還債
  欠債人和債主在法院見面了,在徐富銀的調解下,雙方達成一致:當年10萬元的欠款連本帶息定為16萬元。徐蘭英當即表示:“我從現在起開始還錢,幾年裡一定全部還清,如果沒錢還,我就把住房賣掉還你錢!”
  徐蘭英的退休金,原來每月只有七八百元,近兩年才有所增長,她每個月服藥還要花兩三百元,兩個女兒一個身體有殘疾,一個失業在家,也需要她接濟。除去日常開銷,徐蘭英的收入所剩無幾。為了省錢還債,她把唯一的一間30多平方米的住房出租,自己時而住25元/天的地下室旅館,時而投奔親戚朋友家小住一段日子;平日里吃飯每頓都是一菜一湯,常常上午10時過後去集市買便宜的菜。近幾年,她幾乎沒買過一件新衣服,連絨線衫也穿別人送的。“你們看,我這身外套是晨練的小姐妹給的。”徐蘭英有些不好意思地說。
  2011年10月27日,徐蘭英還的第一筆債務4500元,是她自己送到閘北區法院的。這以後,每個季度她都以同樣的數目還一次錢,一還就是兩年。由於心臟病經常發作,徐蘭英隨身攜帶著保心丸。她最擔心的,是不爭氣的身體哪一天發生意外,就不能在有生之年還債了。於是,徐蘭英決定賣掉住房。“我要活著還清債務。”
  閘北區房管部門特事特辦,2013年7月至10月間,因動遷征收已被行政限制的徐蘭英的住房,被“解凍”獲准交易。當年的11月13日,徐蘭英用賣房所得,一次性還掉了全部債務中的最後一筆11.95萬元。搬離住房,她暫住到了兄弟的房子里。
  時隔19年,徐蘭英終於還清了16萬元的債務和利息,卸下了心頭的包袱。  (原標題:徐阿婆還債記)
創作者介紹

握壽司

vz89vzzt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